發刊詞 衛理簡史 各區堂會 各區佈道所 各區工作站 相關單位 各區幼稚園 牧者期勉 宣教士 緬懷先賢 歷任會督 歷史記錄
 
  撒種耕耘
首頁目錄
 
 • 台北衛理堂
 • 台中衛理堂
 • 台南衛理堂
 • 台南安平堂
 • 台中衛道堂
 • 嘉義衛理堂
 • 高雄衛理堂
 • 永和天恩堂
 • 恩友堂
 • 城中牧區
 • 雅各堂
 • 約翰堂
 • 安素堂與東吳大學
 • 高雄榮光堂
 • 聖保羅堂
 • 平安堂
 • 沛恩堂
 • 馬祖衛理堂
 •  榮恩堂

安素堂與東吳大學
    大學校園的座堂,天國人才的出口

 

奇特的教會--衛理公會堂會與大學教堂的雙重性

安素堂在衛理公會眾多堂會中是滿獨特的,根據馮家豪牧師的看法,其獨特點有三:

第一,按宗教傳統及教會制典說,本堂是「衛理公會的」,她在1964年11月以紀念一位已故的衛理公會會督黃安素(Bishop Ralph A. Ward 1882-1958)之名義建築而成;1969年11月2日在羅愛徒會督(Otto Nall)之主持下,由佈道所升格為正式堂會。雖然如此,安素堂按其存在的實質及工作的形態看,她毋寧是「大學教堂」(A University Chapel);她的所有權也是大學的。
第二,正因如此,本堂的主任牧師與東吳大學校牧的職位是合一的,所以本堂牧職也是校牧,一方面是由衛理公會的會督派任的,也需獲得大學當局的同意及聘任。
第三,大學本身必有也應有其超宗派性(或介乎宗派),學校教職員以及青年學子的宗教與教派背景相殊,神學觀點各異、崇拜禮儀分殊而有其張力,所以安素堂的牧師雖然是衛理宗的牧職,但必須也應有有其大公性--以容忍、瞭解、關懷的態度從事牧靈的工作。

《以上參見:中華基督教衛理公會第14屆(1976年7月)年議會,各堂會報告頁28~29。》

黃安素會督--東吳復校、購地、興建的關鍵者
1955年,也就是東吳大學核准在台復校的第二年,當時衛理公會黃安素會督大力協助東吳大學復校工作,也讓東吳大學與衛理公會恢復固有關係。《參見:私立東吳大學第一屆董事會第十一次臨時會議記錄》。 在九月份被推舉為東吳大學董事會之副董事長,一直支持著東吳復校工作,為東吳復校多方募款;他自1955年至1958年,三年間不斷奔波香港與美國之間,使得1957~1962年間,衛理公會差會以各種名目捐給東吳二十萬美金。《參見:穆靄仁,<黃安素會督與東吳大學--黃安素先生生平、異象及對大學的貢獻>,頁18。》 他在1958年2月至9月,為了東吳大學長遠發展所需基金的募款活動,直到他逝世前三天還在興高采烈的為東吳募款建校,「他募得的百分之九十款項用於建築校舍,現在都已矗立於校園內」。《同上,頁17,指「寵惠堂」》1956年夏,東吳大學董事會在外雙溪覓得校地十五甲作為校址,而1957年初衛理公會的一萬五千美金捐款匯到,作為購地費用;而外雙溪第一幢教室兼行政大樓(寵惠堂)落成啟用,其經費主要來自衛理公會共九萬餘元,其中七萬四千元是黃安素會督所勸募的。
黃安素會督蒙主召去後,當時擔任東吳大學行政顧問、教授兼校牧的莫立魯博士(Dr. Miron A. Morril),他是美國衛理公會的宣教士,也是美國世界差會海外傳道部的聯絡人,與在東吳大學服務的基督徒教職員、校友提議在校園裡為黃安素會督建立一座「安素堂」為名的紀念禮拜堂。莫立魯教授負責聯繫差會及美國各教會,同時也包括黃安素會督生前勸募的認捐者。1962年12月5日,石超庸院長,與美國差會協商後,為建築黃安素紀念堂已募得七萬五千元,將建築一附有教室及圖書館的大教堂。

安素堂紀念禮拜堂-—神蹟與榮耀的建築物
東吳大學初到外雙溪校區,當時的山丘比今日所佔的土地還多。而當時籌款要蓋安素堂,卻苦無適當的土地只得望山興嘆!但學校的基督徒師生不斷的為此祈禱。
上帝那奇妙的手一動工,祂永不誤事!正好這時候,台北市政府正需要一大批泥土,以填補今日雙溪公園附近的道路,於是把安素堂未蓋之前那座山丘挖走,並且削平—上主在曠野開道路;耶和華以勒(上主的山必預備)的主,提供了一塊建堂美地,哈利路亞。《參見:楊其銑口述<安素堂建堂史>,<安素堂建堂25週年紀念刊>》
安素堂是由美國衛理公會斥資興建,而其建築策劃與督造是由美籍宣教士戴蓀教授(Prof. Joseph W. Dyson)所主持。他一生熱愛中國,他是大陸東吳大學的教授,退休回美之後,欣聞東吳在台復校,一再懇求教會差派來台。興建安素堂是他二度退休離華前最後一件重任,他愛東吳、愛教會,奉獻了後半輩子,一生遲遲不願返美,《他將退休金捐給東吳大學,又將每個月的生活費資助大學生,曾在民國53年得「全國好人好事獎」,54年死後,得教育部貢獻褒揚。》民國54年七十六歲高齡的他就在迫不得已回國之前,因離別的過度憂傷中,最後猝然蒙主恩召。

「戴蓀博士將建堂責任一肩挑,從設計圖、整地、蓋房子、室內設計,事無鉅細均極認真小心,付出了極大的經歷及時間。以中文不甚流暢之外國人要與營造的廠商溝通協調,其困難可想而知。」《引自梅翰生〈我所知道的安素堂二三事〉,《中華基督教衛理公會東吳大學安素堂建堂30週年紀念刊》頁11。》
安素堂在1964年5月4日正式開工建築,同年12月1日落成,由當任的會督華納博士(Bishop H. G. Werner )主持奉獻禮拜。該堂的設計充滿著禮儀象徵:聖壇前的十字架以及進堂的洗石子紅十字架,象徵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寶血,洗淨我們的罪,並領我們進入至聖所。八福燈的設計更是別出心裁—道出這教堂信徒的屬靈素質;大理石的講台、祭台,由左右兩邊的天窗射光進來,照在聖壇的十架和打開的聖經,象徵每主日舉行聖餐禮與聖道禮並重的崇拜。以四十年前的水準,真是美輪美奐。
安素堂,其實是包括「愛徒樓」—以後成為東吳大學的圖書館(現為中文系所之用),正好說明了衛理公會辦學的基本精神—成為教職員工及學生的敬拜中心,以及借閱圖書、讀書的中心,追求認識真理、培養靈性;造就一個有靈性的洞見及文化智慧涵養的「長大成人者」。

安素堂--從大學教堂到衛理公會堂會
安素堂的建築,原來是純為東吳大學師生主日崇拜之用,並供學校宗教活動使用之「大學教堂」,可容納500多名師生,供宗教聚會(當時是全校師生在週間輪流參加宗教晨會)之用,兼具宗教與人文教育之理想。早期東吳大學與衛理公會關係很密切,每年年議會校長均出席參加,報告學校事工,並接受調派,台港臨時年議會常在安素堂舉行閉幕禮拜。

1967年第五屆年議會,當時的會督華納博士(Bishop H. G. Werner)在10月8日的年議會閉幕禮拜時宣布,「為使基督福音傳遍士林外雙溪一帶」,乃宣告安素堂作為衛理公會在此一地區之福音據點而組成「佈道所」。對外開放,於是開始向校外士林區居民宣揚福音。
安素堂由開始禮拜以東吳大學教職員及學生,以及衛理女中的教師為主,慢慢校門外左側鄰居亦開始接受信仰,一同參加禮拜,就在兩年後,1969年11月2日,基本會友滿卅人之後,安素堂正式升格為「堂會」(教會),首任牧師為美國宣教士鄧克禮牧師(Clyde H. Dunn),主持教會成立禮拜及證道的是美國衛理公會美國總會駐台、港會督羅愛徒博士(Bishop T. Otto Nall)。
安素堂歷任的牧者剪影
安素堂既從原來東吳大學的學校教堂轉型為佈道所、社區福音工作,再由佈道所升格為教會,正式對學校及社區工作全方位的傳福音工作,包括撒種、牧養及裝備訓練。其間的牧者身兼學校的校牧與教會牧者,角色重疊,對歷年的傳道人介紹如下:
一、莫立魯牧師(Dr. Miron A. Morrill),東吳大學的教授、校牧、行政顧問,與當時東吳大學法學院院長石超庸博士有很美的搭配,他也是美國衛理公會差會海外傳道部聯絡的負責人,他規劃整個東吳外雙溪校地、安素堂建堂、女生宿舍、男生宿舍的籌建與籌款,是黃安素會督的得力助手,負責聯絡差會及美國教會、執行黃安素會督生前募款的聯繫、以及對東吳大學的異象與規則,對復校早期的校園計畫和資金籌措影響巨大,功不可沒,他也是為名譽校長楊其銑施洗的牧者,並籌畫設立英語系的課程,招募宣教士為專任師資者。
二、穆靄仁牧師(Rev. Done MacInnis),他1953年全家抵台任宣教士,在台中開拓教會及幼稚園工作,同時也擔任剛成立的東海大學校牧。東吳大學與衛理公會恢復固有關係之後,他被調到東吳大學為校牧,當時約卅多歲,中等身材,戴一副眼鏡,為人和藹可親。當時與他搭配的是林述鼎先生(當時從台大英文系畢業後,被衛理公會差會按立為本地傳道 Lay Paster),他1959年任職行政院新聞局,1960年任教東吳大學,以帶職方式參與事工,他以後專任牧者,並在台南神學院教新約,目前安素堂牧者陳啟峰是他的學生。
三、魏元珪牧師,東吳大學外文系兼任講師、校牧。出身衛理公會福州年議會,台大法律系畢業,赴浸神受神學造就,以後拿到輔大哲學博士。他個子高高瘦瘦,戴一副黑框眼鏡,不苟言笑,看起來十分深沈,其實幽默風趣,很熱心服事,編第一本東吳大學宗教《晨會的詩歌》。他的神學造詣頗深,富有學者氣息,講起道來頗重神學信念,一般教友不易瞭解,但很合適東吳的基督徒學生及教授。他後來歷任東海大學的校牧、哲學系主任、哲研所所長。當時與魏牧師搭配的仍是林述鼎牧師。當時宣教士莫立魯博士仍在東吳大學任教。
四、鄧克禮牧師(Clyde H. Dunn),是安素堂升格為堂會後的首任牧師,也是東吳大學的校牧,也是美國會督調派的,個子高高瘦瘦,剪個陸軍平頭,可用中文講道,但軍人氣息很濃。他只管校牧工作,安素堂的社區工作及牧養工作則交由張保羅牧師擔任。張保羅牧師回憶安素堂的牧會,是最溫馨,會友們彼此謙讓、熱心事主、一團和氣,又敬重牧者。
五、林述鼎牧師,他以「平信徒講員」身份搭配事工,歷經穆靄仁及魏元珪兩任牧師,在1970年夏天正式受差派牧會一年。他講一口BBC的英國腔英文,他可以一眼讀英文神學著作,以道地的中文直接譯出;個性內向而幽默的談吐,神學造詣深,有學者的風度,台大畢業後赴菲律賓Union讀神學,加拿大McGill讀Th.M.,專長新約神學。
六、馮家豪牧師,他是安素堂真正的奠基牧者,牧會時間很長1971-1986年。他擔任校牧與教會牧師游刃有餘;他一方面與端木校長搭配很好,校牧在全校教職員中有美好的形象與超然的地位,在各種會議中帶領祈禱,校長餐敘中主持謝飯禱告。他外語能力強,具親和力,老少咸宜,又擅長於講道與組織,能力過人,事必躬親,率領全家投入教會工作。他十分關心會友,又注重禮儀(崇拜與聖樂),編了崇拜及團契用的《溪城頌讚》,供教會及學校之用。他也確立本堂什一奉獻制度及安素堂的自立自養,開辦成人主日學,成立衛斯理團契,他是一位深具衛斯理傳統的牧者。
七、景奉祥牧師,他自1986∼2001年,與馮牧師一樣長達15年的牧會工作。成長頗迅速,也成立了暑假的宣道隊、教會小組、社區的工作(辦了烹飪班、插花班、安親班),在1990年10月14日成立了東吳城區佈道所,1989年教堂裝了管風琴,《管風琴係教育部獎助東吳大學音樂系100萬所購製,經楊其銑校長及當時音樂系主任與安素堂協調,裝設於安素堂,提供主日崇拜及音樂系學生練習之用。》1997∼2001年引進敬拜讚美。
八、陳啟峰牧師,自2001年暑假受差派到安素堂。陳牧師夫婦曾任校園團契同工6年,擔任大專、中學的學生工作,讀完台南神學院後加入衛理公會,受派到高雄福音堂13年,離開學生工作17年後又回到學生工作,並且從事牧養服事。2002年總會也調派徐秀蓉傳道搭配服事。
安素堂的願景
但願安素堂成為校園中的教會:得著今日的學生-明日的社會;造就今日的學生-各行各業的菁英,明日的領袖;並差遣今日的學生-進入家庭、社群、職場,使安素堂成為得人、造就人、差遣人的教會。
惟願安素堂成為社區中的教會:成為東吳大學、士林區、衛理女中、華興中學、陽明大學、實踐大學、銘傳大學、台北藝術大學、國防醫學院…各牧區的中心型教會。
更願安素堂是一個大家庭;成為各個家庭的支持網路,為未婚者建立教會,為已婚者鞏固家庭,為老人、年輕人、兒童建立各種團契,成為分享、分擔、建立、安慰、支持的大家庭。
衷心盼望安素堂成為敬拜(禮儀)中心、教導(培育)中心、差傳(宣教)、支持(醫治)中心、社區(生活)的中心,讓基督的榮耀彰顯,讓聖靈自由運行,讓人人得著自尊、自信,並成為忠心有見識的管家,愛神愛人愛自己。
 


曠野開道 | 榮美川流 | 撒種耕耘 | 枝幹延展 | 心靈重建 | 點點馨香
小羊群像 | 牧者心語 | 佳美腳蹤 | 美好確據 | 牧人素描 | 事工筆記


Copyright 2003, The Methodist Church In R.O.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