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刊詞 衛理簡史 各區堂會 各區佈道所 各區工作站 相關單位 各區幼稚園 牧者期勉 宣教士 緬懷先賢 歷任會督 歷史記錄
 
 佳美腳蹤
首頁目錄
 
 • 懷念衛理開拓四傑
  ◆懷念黃安素會督
  ◆懷念戴遜教授
  ◆懷念斐敬思醫師
  ◆懷念聶樹德牧師
--編輯小組整理
 • 台灣衛理公會創立的點滴
--黃貝介德女士
 • 早期台灣衛理公會南部教區
--穆藹仁宣教士
 • 台灣衛理宗之起源及宣教士之歷史摘錄
--許可領宣教士
 • 台南和高雄福音新村
--許可領師母
 • 賀金禧念神恩
--魏恩德宣教士
 • 我曾參與的事工
--章德英宣教士
 • 美國宣教士的培華
--羅芳華宣教士
 • 成為傳禧年信息的教會
--廖上信宣教士

懷念衛理開拓四傑
   
懷念港台臨時年議會的創始人—黃安素會督

編輯小組整理

引言

台灣衛理公會的建立,是由大陸播遷來台的衛理宗基督徒所成就的。而其關鍵人物是黃安素會督。那時曾在華宣教的美國衛理公會宣教士,共有四位來到台灣開創其宣教事業的第二春,其中三位是早已屆齡退休了,卻仍東山再起的,並且樹立了宣教事奉的典範,那就是黃安素會督(開創、募款、督導),戴蓀教授(教育、行政事工)及裴敬思醫師(醫療傳道),分別代表衛理公會宣教的類型。另一位仍在青壯時期的是聶樹德牧師(牧養教會),他擔任台北衛理堂的開拓者、教區長,並襄助東吳大學及衛理女中的工作(校董)。這四位宣教士誠然是我們衛理公會牧師事工的「原型」。

(一)懷念港台臨時年議會的創始人—黃安素會督

黃安素會督(Bishop Ralph A. Ward 1882~1958),原屬美以美會(The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, North)在1909年受派前往中國擔任宣教士。於1958年病逝於香港,享年76歲。在華服務中華基督教衛理公會約50年。在香港與台灣各有一所「安素堂」紀念他的貢獻,他的事奉的範圍很廣,對大陸、香港、台灣以及東吳大學的復校都有深遠的影響。

華人宣教半百,經歷各種服事

黃安素會督於1882年6月26日出生於美國俄亥俄州。他少時聰穎勤勉,秉持衛理宗敬虔及簡樸生活。除了力學以外,還在假日操勞工作,甚至讀大學修讀神學時,他也以半工半讀的方式維持學業,早年的生活鍛鍊了他刻苦耐勞的體魄。

他於1909年首次來華,在福州學習福州話一年,便受委派為傳教士。後來美以美會(美北)與監理會(美南)合併為衛理公會。他在福州衛理公會創立的事工上有分。

他於1916年返回美國紐約擔任美以美會的海外傳教部幹事,在海外部服事的八年中,他一半的時間用於處理遠東的教務,又另一方面進修神學,擴大自己的屬靈的度量。使他建立了國際的眼光、廣大的包容力,以及他與衛理宗各教會差傳部的關係。

1925年他再度來華,並學習「國語」後來擔任福州英華書院的校長,直到1928年止。這段從事教育的經歷,奠定他以後東吳大學在台復校的助力。

1928年返美述職,到各教會呼籲為宣教代禱及募款,並從事教會與社會服務聖工,旋又奉調至南京從事宣教工作。1937年被選為華西總議會會督,駐繹四川成都市。1941年他調上海總議會的會督,統轄江西、華中、華東三個年議會。因為東吳大學設在他的會督區內,促使黃安素會督與這所著名的衛理公會機構有公務上的往來。

歷經艱苦傷慟,永不退卻放棄

太平洋戰爭爆發,日本正式向美國宣戰,上海的「租界」孤島變成監獄。黃安素會督正在華中主持年議會,走避不及,乃被捕入獄,囚禁在集中營長達三年半。他是教會的領袖,備受日本的「禮遇」—飢餓、烤刑和虐待。最初在上海囚禁,戰爭結束前幾個星期被關在北京附近的集中營,終於在同盟國對日本戰爭勝利的時刻,被美國陸軍職隊的傘兵救出。

黃安素會督在劫後餘生之際,拒絕飛回美國調養,他反而選擇留在中國,去巡視轄下的三個年議會,造訪教會的牧者與信徒的領袖,他看到教會和信徒滿目瘡痍的家園,以及家破人亡的傷慟,他優先顧念信徒與教會的需要,不以自己的性命為念,他帶著疲憊與病痛去安慰群羊六個月。有人問他為何要那麼辛苦,又不急於一時,他說:「如果我那時立刻奔返美國,我帶回美國的信息只是戰爭、悲劇,以及集中營中的嚴刑峻烤而已。但我在會督轄區旅行六百里。探訪關於教會的事,並禱告中國要邁向何方,我能帶給美國人民振奮的消息—那就是華人基督徒在面對戰爭迫害和教會財產毀壞時,他們仍然靠著主那麼勇敢,堅忍不拔的走下去……。」

六個月以後他帶著耗盡的身心返鄉,經過幾個月的調養,他又重新得力,就把1946年他匆匆地返華,仍駐繹在上海領導教會。那時對日抗戰已歇,繼起的是更慘烈的國共鬥爭。

面對內戰日酣,投身心靈重建

1945年國共兩黨對峙,雖然蔣介石和毛澤東的重慶會談,又有美國特使馬歇爾來華調停;1946年的政治協商會議,但國共之間猜疑極深,黨內阻力甚大,結果美國調停失敗,雙方只有在戰場上解決。

面對當前草木皆兵、罪惡橫行、民不聊生之際,中國基督徒就劍及履及地反應,中國基督徒在1946年6月刊登「中國基督徒呼籲國內和平公禱啟示」,促請「全國上下奉行基督和平啟示,在神面前深深懺悔」,信徒為國家祈禱。1945年11月25日若干中外人士在上海推行民主運動,以不偏左右的立場,作民眾的引導,並刊佈「基督徒研究民主的意見」。當時教會落實鄉村建設,以及基督教青年會運動,以基層建設互相結合,體現民主精神。

黃安素會督則獨具慧眼,他那時參與中華基督教協進會,當時的總幹事是衛理公會的另一位會督陳文淵,發起為期三年的基督教奮進運動。他們的宣言為:「當此全國殷待復興,急需建設的時候,我們代表全國大多數基督教會,向同胞們表示決心,要整頓我們的內部,擔負我們的責任……,使我教會待以服務國家,做有力的貢獻。」註一

1946年12月3日,協進會第12屆年會,以「基督的教會與中國的將來」為主題。商討戰後基督教運動在中國的前景,希望提供一個基督教徹底革新的方案。強調「奮進」—「奮」是對內的,要接待信徒面對惡劣處境,仍然抖擻精神,振作圖強。「進」是對外的,有自動的表現,「欲挽回此頹風(戰後道德腐敗),除了堅持福音,重建基礎道德以外,別無他途。」

協進會回應當時多項社會罪惡,呼籲「速速懺悔,幡然救國,使國家民族出危害,入康莊」,同時促使信徒效法耶穌,反抗罪惡,甘受苦難,背起祂的十字架。而心靈重建是奮進運動的核心思想。心靈重建運動委員會的主席黃安素會督強調:物質建設,功效有限。中國人民的貧乏,不只有物質,更是精神生活,他說:「只有一個內在靈性的重生,能使物質的建設,具有永久的價值。社會和個人的得救,根本是一件靈性的事業。」註二

陳文淵會督也指出:「三年的奮進運動,不是消極的抵禦那些可怕的黑暗勢力,而是積極性的和建設性的任務,來宣示這一個光輝燦爛,亙古不變—耶穌所啟示的真理。這真理要使人人認識、人人得自由、人人有新生命。」註三

被迫離華退休返美;老駒負馱、生命再春

黃安素會督在動盪的日子中,仍然堅毅卓絕地領導教會,以應時變,他仍然越挫越奮。然而與他一同打拼受苦的師母,患了心臟病冠狀栓塞症,於1947年2月病逝於九江,他再一次受到無情的摧殘與打擊。1948年與女宣教士貝介德小姐(KatherineBoeye)結婚。他婚姻進入第二春。他的事奉也在上主的上智下,以及貝介德夫人的陪伴下,進入第二春。

在國共內戰的後期,政局大逆轉,中共逐漸取得軍事優勢,國民政府卻節節敗退,1948年起,若干宣教士以離開河南與湖北的工場。1948年底,英美領事館下令撤僑行動。

到底要撤退保留餘種,或不應臨陣退縮,與民眾共度苦難,在西方教士這個問題更是備受關注,因為涉及個人召命與差會策略。

1949年成都尚未「淪陷」前,黃安素會督指導華北宣教士退回四川;但是1949年後,西教士在中國無法推動教會事工,黃會督在同工苦勸下,於1950年被迫由上海離開中國,那時已68歲,超過退休年齡,他們準備好回美國退休。

1951年春,美國總議會的會督院會議時。遞請黃會督專題報導,他除了報告在華宣教的經歷外,並告訴會督院,有許多衛理宗的信徒播遷香港與台灣。會督願對這批播遷的信徒深深的關懷,畢竟美國聯合衛理公會在這兩個地區並未設立教會,於是邀請黃會督逾1951年秋天,赴港台調查,看是否有機會開始這兩地區建立衛理公會的事工。

黃安素會督在1952年,以七十歲高齡,在美國聯合衛理公會總議會宣布退休。然而他卻又欣然被會督院派遣他到香港、台灣為從中國大陸逃難來台的人民開展「國語」事工。這個使命使他再一次活躍起來,也展開了他事奉的第二春—在香港、台灣建立教會及大學。

他到了香港,先以英國差會所建的循道會會長交通,目睹大江南北難民湧入香港,如同羊群沒有牧人一般,而香港的循道會使用「廣東話」,因為語言障礙而無法自如地牧養關懷,便在北角成立了教會,並大力支持崇基學院。又組織起港台的年議會,以後香港的衛理會與循道會合併,成為香港循道衛理會年議會,兼有華語、廣東話與英文崇拜的堂會。

黃會督來到台灣,先到馬偕醫院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教會領袖會面,他們告訴他,大陸來台的華人上百萬,但長老會使用「台語」,無法兼顧牧靈工作,歡迎衛理公會來台開始華語事工。

黃會督面對一項驚人的挑戰,要以一小撮逃離中國共黨迫害的衛理公會信徒,他們身無長物,並且僅存一位從中國北方年議會退休下來的陳維屏老牧師,1952年時他以76歲了,竟想開展台灣的教會事工。而美國海外宣教部又沒有預算開創新工作,其開創的經費除了自己去募集之外,別無他途。

然而黃安素會督並未因此挑戰而被嚇著,他反而看到更大的遠象:那就是他所寫的備忘錄「我們在華人當中的永恆教會」。他發表在1952年4月的美國聯合衛理公會會督院的通訊上。這篇備忘錄先對中國大陸的教會情況作一概說,以及中國海外兩千萬華人宣教的挑戰機會。尤其是那些在香港與台灣的。

他就在1953∼1954年之間,在台北、台中、台南和香港等地組成教會。他將整個衛理公會在台宣教的異象和藍圖畫出來,就是要在台灣建立衛理公會的教會,開辦一個衛理公會的大學,並其他的支援機構(如福音園、診所、就業職訓所……)招募並慎選衛理公會傑出的平信徒領袖,以及按立新的牧者,在他的監督之下,完成他的異象與使命。

正值衛理公會在台宣教五十週年,我們紀念黃安素會督,他才是港台衛理公會的建立與奠基者,我們應回到他的異象,加以更新,並且實踐,以邁向下一個五十年。有關他在東吳大學的建構及教會的開展,詳見黃安素師母的文章及安素堂的歷史。

註一:《天風第51期,1946、12、24》「中華基督教協近會第12屆大會宣言」
註二:見黃安素〈基督教奮進運動〉《天風》第53期,1946.12.28頁3
註三:見陳文淵〈三年奮進運動與新中國〉《天風》第56期,1947.1.18
 


曠野開道 | 榮美川流 | 撒種耕耘 | 枝幹延展 | 心靈重建 | 點點馨香
小羊群像 | 牧者心語 | 佳美腳蹤 | 美好確據 | 牧人素描 | 事工筆記


Copyright 2003, The Methodist Church In R.O.C.